当前位置:主页文章每日必看

中国最富 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文章来源:9号资源网 更新时间:2022-11-21 10:25
  您阅读这篇文章共花了: 

中国最富 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无分类 2022-11-21 384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2022 年,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出炉,在分县数据报告里,四个县级市被明确列为 “大城市”,分别是昆山、义乌、慈溪、晋江。和它们排名接近的,除了襄阳、张家口这样的传统大城市,甚至有西宁、银川这样的省会(首府)城市。

人们对县城的认知已经在逐渐发生变化,许多县城早已摆脱落后的印象,但是从 “县城” 到 “大城市”,仍然是一个不小的跨越。

在中国 386 个县级市中,昆山、义乌、慈溪、晋江,靠什么名列前茅?它们准备好,迎接人们对大城市的高要求、高期待了吗?

欢迎来到每日人物数据新闻第四期,我们聊聊这些最受关注的县城们。

文 | 介里

编辑 | 赵磊

设计 | 田伟

数据 | 介里 软软

运营 | 栗子

人多,钱也多

近日,一份《2020 中国人口普查分县资料》,将城市的划分重新定义,给出了不同城市的规模等级。名单发布后,人们的目光聚焦到 “大城市” 三个字上,纷纷议论,谁家成了大城市?谁家又一跃成了特大城市?

这份中国城市规模等级名单中,目前共有 105 个大城市,包括 7 个超大城市、14 个特大城市、14 个 Ⅰ 型大城市以及 70 个 Ⅱ 型大城市。

根据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的定义,在中国,能被称为 “超大城市” 的,只有北京、上海等少数几个城区人口破千万的超一线城市。城区人口在 500-1000 万的是特大城市,城区人口 300-500 万和 100 万以上的,都是大城市,不过会被分为 Ⅰ 型和 Ⅱ 型。

昆山、义乌、慈溪、晋江,就被包含在 70 个 Ⅱ 型大城市之中,因为它们的城区人口都超过了 100 万。

但最让人惊讶的是,70 个被划进 Ⅱ 型大城市的地方,只有昆山、义乌、慈溪和晋江属于县级市 ——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 “县城”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县城,怎么成了大城市?

《汉语大词典》中对城市的定义已经比较明确:人口集中、工商业发达、居民以非农业人口为主的地区,通常是周围地区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而对县城的定义则显得有些敷衍,只有一句话:县级行政机关所在的城镇。

说直白点,城市和县城,最大的区别就是:城市有钱又有人,县城则多半达不到那个水平。

这条界限被昆山、义乌、慈溪、晋江突破了,翻一翻各项指标和数据,它们还真是靠着 “有钱又有人”,迈过了 “大城市” 的门槛。

在最新的大城市名单中,北上广深毫不意外地成为超大城市。而凭借城区人口够多的优势,新一线城市重庆、成都和天津,也轻轻松松加入超大城市行列。

按这个指标,县城只要人口够多,也能来争一争大城市的名头。

可以看到,在城区人口数量上,昆山达到了 141.43 万,作为县级市,昆山的城区常住人口超过了 36 个地级市,一个县城的城区人口,比吉林、桂林、湛江等地级市还要多十几万。

而同被列为大城市的义乌,城区常住人口为 118.42 万,慈溪为 106.19 万,晋江凭借 101.25 万人口数,有惊无险地迈入了大城市行列,排在名单最末的是泸州老窖的发源地,四川泸州,在晋江前面两位的是江苏连云港和内蒙古赤峰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县级市们眼睁睁看着这几位大哥实现阶级跃升,心里老羡慕了。地级市们也不是很服气,怎么单凭人口就认定了这四个县城和我们平级了?

的确,如果只拿人口说话,未免有些单一。不过,就算不只是拼人口,义乌、慈溪、昆山、晋江,也都能拿出让人服气的成绩单。

就拿昆山举例,“中国最强县城” 的名号,昆山能气不喘、脸不红地撑住,靠的就是发达的经济,而且经济发展的势头异常迅猛。根据昆山市政府公布的数据,2015 年至 2019 年,昆山市 GDP 从 3080.01 亿元一路猛涨到 4045.06 亿元,是我国第一个地区生产总值突破 4000 亿元的县级市。慈溪、义乌、晋江也紧随其后,GDP 连年攀升。

在 2021 年公布的百强县 GDP 名单中,四大县城名列前茅,昆山更是常年霸居中国县城 GDP 排行榜前三。单拿出一个昆山,GDP 就比珠海、连云港、保定、乌鲁木齐等城市高,苏州这个 “中国最强地级市” 的名号,少不了昆山的功劳。

其他三个县城的 GDP 虽然入不了全国百强,但是也超过了全国大部分地级市。人也多,钱也多,这四县跃升大城市,基本盘妥妥够了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能成为大城市的县城,都什么样?

当然,要成为大城市,除了人口数达标,还得有拿得出手的东西,得满足大家对城市的要求。

一线城市,车水马龙,繁华万千,帝都的国贸 CBD、潮流三里屯,又或者是上海的外滩、金融街,香车、美酒、夜光杯,构筑了人们对都市最基本的想象。

降低一些标准,来到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,杭州的滨江商圈,成都的太古里,武汉的江汉路,也拥有不输于一线的繁华靓丽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▲ 上海外滩。图 / 视觉中国

那么,成为大城市的县城们,都是怎么样的?能承担得起大家对城市的期待吗?

以义乌为例,名气自不用说,一旦进入义乌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你买不到,“小商品海洋” 绝非浪得虚名。

不过,如果你的印象还停留在巨大的小商品贸易城,提到义乌想到的是物美、价廉、接地气,那就赶不上趟了。

城市建设能影响人们的第一印象,现在的义乌可谓脱胎换骨,CBD 高楼林立,商品城焕然一新。如今的义乌,是钮祜禄・义乌。

义乌给人的旧印象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如今的义乌 CBD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更别提长久以来霸占县城 GDP 榜首的昆山,明明是苏州管辖,但土生土长的昆山人介绍自己,只会说 “我是江苏昆山人”。如果说富裕是昆山人 “独美” 的资本,那么这堪比一线城市的风光,更是昆山人民的骄傲。

昆山也是全国第一个通地铁的县级市:2013 年,上海轨交 11 号线昆山花桥段正式开通,把昆山带进了地铁时代。2015 年,昆山中环正式通车,昆山成为全国首个建设环城快速路的县级市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▲ 昆山。图 / 视觉中国

对比而言,慈溪和晋江的城建,相对要低调一些,高楼不那么多,车道也不那么广阔。不过,人家很可能是在默默蓄力,准备五年后脚踢义乌,拳打昆山。

城市建设要花费的财力非同一般,需要雄厚的资金来支撑,而恰好,昆山、晋江、义乌、慈溪均入围 2021 年我国 GDP 十强县。

有句话叫 “世界的义乌,浙江的金华”,虽然义乌由金华代管,但和昆山一样,都比较叛逆。

义乌市统计局 11 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义乌实现地区生产总值 1331.59 亿元,而级别更高的金华,显然被比较出了阴影 —— 义乌的产值比金华高出了 2.3 个百分点。

而昆山更是老大地位不倒,在百强县评选中,连续十几年位居全国百强县第一。2021 年,苏州市 GDP 约 2.3 万亿,昆山作为地级市的贡献,就接近 20%。

而 GDP 长期保持高位的秘诀,就是稳定而发达的二、三产业。

如果你的身边有江浙沪朋友,会有很高的概率在八卦里听到谁家开了厂,谁家有自建大别墅…… 八卦是真是假暂且不论,不过,包邮区的县城,大小老板遍地走,这一点大概没人会否认。

老板多,证明民营经济发达。不同于义乌的贸易产业,晋江制造业发达,尤其是鞋履制造业。最知名的案例是,晋江一个不起眼的街边门店,孕育出了国际品牌安踏。据红星资本局报道,安踏体育的总市值已远超阿迪达斯、李宁等,位居全球运动品牌上市公司第二,仅次于耐克。除此之外,特步、七匹狼等品牌也狠狠地为晋江争了口气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冬天来了,不得不提的是 “家电之都” 慈溪。慈溪是我国取暖器生产基地之一,共有 100 多家取暖器生产企业,出口量占到全国的 30%。俄乌战争一起,欧洲人民冻住了,而慈溪的家电却一口气冲向国际,在这个冬天,慈溪的家电产业成了 C 位。在国内,公牛插座基本上是家喻户晓的品牌,而公牛插座的创始公司就在慈溪。2021 年,慈溪家电企业数量达到了 464 家,利润总额 72.7 亿元。

义乌和晋江靠经商和贸易聚富,而昆山则走了另一条路。由于紧邻上海嘉定区,且有上海地铁交通 11 号线直通的利好,昆山有着 “环沪第一城” 之称。

有上海的科技和产业支持,加上长三角便利的交通,昆山在产业聚集方面,比许多城市都更为出色,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非常发达。更有媒体将昆山和深圳、郑州放在一起,称它们为 “撑起苹果手机的三座城市”,与超一线城市深圳和省会郑州并列,可见昆山作为县城们的老大哥,实力有多强悍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既有面子,又有里子,升级的县城们,很难不骄傲。

毕竟级别一上来,好处也就多了起来。比如,能够建更多的高楼,变得更洋气,能申请给自家的打工人们建地铁。城市的野心都在地铁上,即使是已经坐拥十几条地铁线路的北上广深,还在哐哐砸大墙、挖地铁,更别提跃跃欲试的其他城市了。

根据官方要求,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 300 亿元以上,地区生产总值在 3000 亿元以上,地级市们还在努力,而跃升大城市的四大县城,自然更加虎视眈眈。

成为大城市,不光是说出去好听,对于当地而言,能够拥有更高规划权限,才能拥有更好的城市建设,更快地实现产业升级,时尚的城市风貌和发达的产业,又能吸引更多的打工人安家落户,也能让一线打拼的家乡人,用脚选择,回乡发展。

县城,已经远不止县城

事实上,县城,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县城。

以一篇逃离北上广的的爆火推文为转折点,越来越多的数据和新闻显示了某种回巢的趋势。在大城市卷生卷死的打工人 —— 尤其是 Z 世代的年轻人们,重新审视了自己在大城市的生活,一部分选择急流勇退,回到老家县城。

而那些还没有出入社会的年轻人,有一部分则直接留在了县城,或者从低一级的区县涌入更发达的县城。

根据第一财经和《2020 中国人口普查分县资料》,省外流入人口最多的 10 个县城里,义乌、昆山、慈溪、晋江占据前四名,省外流入人口均超过了 70 万,义乌的省外流入人口更是达到了 88 万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把义乌、昆山、慈溪和晋江放在地图上,浙江占两席,江苏和福建各占一席。如果说沿海诸县是富裕的小弟,而这四位则是戴着金石宝玉的龙头老大。

人随业走,县城发展,吸引来众多人口,但配套设施也得撑得住这些流入的人口。其中,房地产的发展是人口流入最直接的结果。带着积蓄回到家乡的年轻人,亦或是选择留在县城就业的人们,最基本的愿望就是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家。

如今慈溪的新房房价大概在 1.2 万 / 平方米到 2.7 万 / 平方米之间,普遍的价格在 2 万上下,晋江的房价略低,新盘一般在 7500 元 / 平方米到 2 万 / 平方米之间。

昆山的房价在十年间翻了数倍,新房的房价 1.2 万 / 平方米起步,高级楼盘达到了 3 万 / 平方米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而义乌的老板们,俨然把买房看作是财富积累的手段,毕竟做生意有赚有赔,购置房产更加保险。

近年来,义乌的房价随着外地淘金者的不断涌入,涨到了最高 3.4 万 / 平方米,就算以最低的价格购买一套义乌市区的房子,也至少要 1.5 万 / 平方米。想要在义乌买一套各方面不错的房子,打开购房软件,90 平方米的三居室大概要 170 万元,这和许多新一线城市郊区的房价几乎持平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对应来看,其他三县房价不算太高,生活条件和工资水平却能接近大城市,尤其是像昆山这样靠近上海的县城,很多打工人既享受到了昆山相对较低的房价,又拥有上海的前沿工作,享受到一线城市的文化、时尚资源。

同理,县城们能走到今天,也不单单是靠自己。优越的地理位置,享受到了附近大城市资源和人才的外溢,让这些顶级县城们吃到了一波又一波的红利。假如从昆山市政府出发,开车到上海市政府,也不过 1 个小时 30 分钟车程,而从昆山出发前往苏州工业园区,仅仅需要不到一个小时。而慈溪和义乌靠近世界第五大港口宁波港,才有了联通五洋四海的外贸优势,晋江则是享受到了福建面向南洋的商业积累,和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外溢。

最强县城,不是快速炼成的,而是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积累。

跃升城市,能拥有另一种生活吗?

在一线城市卷到飞起,且一定会越来越卷的当下,很多人选择回到老家县城,创业也好,考公也好,躺平就是最好。主流叙事从 “留不下的一线,回不去的县城”,转向了 “回到县城老家,我发现县城比我想象得发达”。

打开小红书和微博,搜沿海县城,评论区不少人会啧啧称奇:“这哪儿是县城,这比我们家二线城市还富。”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▲ 义乌 CBD。图 / 视觉中国

乍一看,和北上广深差别着实不大,三里屯的老地标都得震一震。然而,县城和城市,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。

一些社交媒体的调侃、吐槽,依然可以看到大家对县城的期待。今年 7 月,一则义乌 CBD 的航拍视频,展示了县城无比接近一线城市的面貌。视频的文案是 “你能相信这是一个四线小县城的城建吗?” 的确,不论是充满科技感的高楼,还是整洁时髦的街道,都让人们惊叹,原来县城也可以这么 “靓”。

但也有另一种声音希望县城更好,在另一条拍摄义乌 CBD 的照片下方,同样出现了 “如果改掉马路上到处乱停车的毛病,才会更好”“一线城市路面不会是这样的” 的对比,细节才是区别。

中国最富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
▲ 图 / 网络

除了城市建设,还有内在的观念和包容度。县城吸引着人口流入,但是否能在观念上对齐一线?在浪潮工作室的调查中,依然还有相当一部人处于回不去县城的尴尬状态。不论多么发达的县城,都因为体量和人口量的差异,很难对标一线的包容度。

县城在高速迈向城市化的过程中,也会出现不小的问题,哪怕是发达如昆山、义乌等,也不能免俗。

比如,所谓的 “半熟人关系”,尤其是以经商为主的沿海县城们,中国式人情很难被绕过,而这依然与追求高效、公平的一线职场,有着不小的差距。打工人很可能依然面临和一线职场一样的压力,但拥有的社会资源却大打折扣。

另一方面,可以看到,这次跃升大城市的四个县城,都处于沿海,它们是中国最发达的一批县城当中,表现得最为出色的,这跟历史渊源、区位优势密不可分,而还有更多的中西部县城,在努力追赶,但大部分连追上的希望都没有。

无论如何,不论是在城市还是县城,个体的经历一定是值得探讨和关注的。在所谓硬实力提升的背景下,对于个人和家庭而言,一份不错的工作,便利的交通,可以承担的房价,有休闲的去处,也许才是最接地气的需求。

来源:每日人物

分享到:
本文标签:
版权声明:《 中国最富 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 》为作者 9号资源网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!
本站所发布的全部内容源于互联网搬运,仅限于小范围内传播学习和文献参考,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,如果有侵权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。敬请谅解! E-mail:cckfyx@qq.com
本文地址:https://zy.9hww.com/post/2917
同类推荐
评论列表
签到
sitemap sitemap
每日必看 中国最富 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
中国最富 “四大县城”,打败了多少大城市? ...
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
9号资源网 January, 01
初始化 ×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